最近一陣子新聞媒體最熱門的話題之一,是日本首富柳井正的企業優衣褲(UNIQLO),在台北的百貨一級戰區信義計畫區開設新門市,搶進台灣人的國民平價品牌。昨天一開幕,果然人潮洶湧,許多人漏夜排隊購買。

      優衣褲的鼎鼎大名和顯赫歷史,相信許多人都不陌生,最近一陣子有不少台灣的出版社抓準議題熱點,推出介紹優衣褲與柳井正的書,像是《UNIQLO熱銷全球的祕密》、柳井正的《一勝九敗》。優衣褲從一家西服小店面蛻變進化為全球性的平價名品,和GAP、ZARA、H&M並駕齊驅的唯一亞洲公司,年產值近兆元日幣,今年五月在上海開幕時,頭一天就吸引十萬人潮入店消費。

      優衣褲的成功,其實很值得台灣政府和企業借鏡。同樣都是利用中國,將製造工廠放在勞動與土地成本低廉的中國進行生產,為什麼台灣的企業只能複製過去的經驗(而且可預期的是遲早這些會被當地人/企業全盤端走),只能搶賺毛利越來越微薄的代工財,優衣褲卻能走進世界,成為兼具品牌與製造的全球性紡織公司?

     台灣也曾經是紡織業大國啊!

     我想,關鍵在於宏碁創辦人施振榮常說的「微笑曲線」,也就是研發創新與品牌行銷,研發創新與品牌行銷,才能把餅做大,且擴大毛利,不用為了日漸稀薄的代工毛利傷腦筋,以至於不斷壓低勞動成本。

     優衣褲雖然在中國生產製造產品,但卻在東京、紐約等地設立研發中心,和世界級服裝設計大師合作開發商品。它網羅了全日本最優秀的紡織工匠成立技術團隊,透過日本獨特的設計美學風格將企業品牌形象推廣到全世界,日本知名藝術總監佐藤可士和就是優衣褲紐約旗艦店的操盤手。

     也就是說,優衣褲善用全球各地區的「比較優勢」,整合出一個龐大的成衣帝國,從研發、製造、物流到販售,一條鞭,一體成型。該省的地方絕對不亂花,該投資該花錢的地方絕對不會省,從而創造出高品質而平價的流行服飾。配合在地市場特性,隨時做調整,在競爭超激烈的全球成衣市場搶下一片天。

     同樣都是利用中國,日本發展出優衣褲,一個兼具品牌與製造的全球性紡織公司;當台灣得砸好幾百億補貼才能蓋一個毛利保五%的電子代工廠、石化工廠,還冒著賠上環境、勞工健康以及其他社會成本的風險,高到不可思議的攤提折舊率。有時還得看國際買家的臉色,隨著國際匯率的上下起伏心驚膽跳。優衣褲的到來,真的給我們一個真切的提醒:究竟該如何善用中國市場與勞力,才能讓中國台灣與世界同時達到效益最大化?

     如果再不思考推動產業發展/變革,光是簽定ECFA,並不會讓台灣自動升等為亞太中心,需要針對台灣的產業結構進行全面調整,而且調整得法,才可能成功。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首富可以是一家成衣紡織公司的老闆,我想,應該跌破很多人眼鏡吧?但其實也沒甚麼,LV等一票世界級精品不但每年營業額節節高升,毛利更達六○%以上。

     究竟該像優衣褲這樣傳統產業的創新升級成世界級品牌,或者繼續著高投資、低毛率、高折舊、高耗損且高社會成本的代工製造業,為他人作嫁地賺微薄的代工財?答案是很明顯的。優衣褲看起來好像只是一家成衣紡織公司,但其實暗藏著各種各樣的頂尖科技和精緻工藝,是標準的傳統產業升級大成功的案例。對於多年來仍然繼續堅守代工製造的台灣製造業,優衣褲成功的經驗,很值得借鏡。

  • 【王乾任】
  • (作者為文字工作者)2010/10/08 中國時報

http://news.chinatimes.com/forum/0,5252,11051401x112010100800427,00.html

創作者介紹

歡迎來到 建興 的部落格

dragon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